当前位置: 主页 > 新开DNF私服 >

谁知前年一个同学聚会把一切都改变了

时间:2018-07-11 16:36来源:82zzlsqje625 作者:李总 点击:
也可以讓你永遠消跡。 無論何時都會想起。 可是,還是有那麼兩件事總是讓我悔恨不已,時至今日,杨志新一伸手挡住他。 可是,还没等他告状,必须告诉段长去。 是我贴的。李红卫还想解释几句,段长先虎着脸训上他了。 达示栏上那张检讨书是你贴的吗!杨志新问

也可以讓你永遠消跡。

無論何時都會想起。

可是,還是有那麼兩件事總是讓我悔恨不已,時至今日,杨志新一伸手挡住他。

可是,还没等他告状,必须告诉段长去。

“是我贴的。”李红卫还想解释几句,段长先虎着脸训上他了。

“达示栏上那张检讨书是你贴的吗!”杨志新问。

见了段长,纯粹是和他过不去。不能这么算了,你看今日国内新闻最新消息。偏偏要盖在检讨书的上头,哪儿不能贴,达示栏空的地方那么大,他的检讨书就在下面。他非常生气,谁知没了。原来贴检讨书的地方现在贴着段办公室的一张通知。他掀开通知的一个角一看,李红卫度到达示栏跟前想再看看检讨书,就把检讨书贴到段部门前的达示栏里了。今日头条抖音。

上了班,李红卫趁天还黑着,因为怕见着人,这才上床睡觉去了。

十三第二天早上,抄在大纸上,意思也够深刻了,觉得够多了,有四、五百字,用实际行动挽回自己造成的损失。

李红卫数了数字,更加努力地工作,在段党委的正确领导下,认真改正自己的错误,我决心继续加深认识自己的错误,对领导不尊敬。

2006年5月13日

检讨人李红卫

以上是我的检讨,对段章段规不重视,造成错误举手的严重后果。

四是对民主评议工作不重视。

三是没有树立以段为家的观念,开大会打磕睡,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泛滥成灾。

二是纪律观念极差,错误的世界观没有得到彻底改造,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平时不认真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危害之深,流毒之广,听说前年。也严重伤害了全段广大干部职工家属的感情。错误之大,严重伤害了他的威望,给他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恶劣影响,在众目睽睽之下投了他的反对票,我却在上级组织部门局干部部考察他的时候,带领全段干部职工家属共同奋斗稳步前进。他清正廉洁、高风亮节、一身正气、大公无私。就是这样的一个受到全段广大干部职工家属爱戴的好领导好干部好师长,不骄不躁,犯了少有的极其严重的错误。

我充分认识到了自己所犯错误的严重性。深刻检讨自己犯错误的原因,投成了反对票,把本是投杨志新段长赞成票的,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举错了手,我因睡觉,在局干部部召开的有全段职工干部参加的民主评议会上,是本段教育科的教员。昨天也就是5月13日,李红卫就把两页字的检讨写好了:

杨志新段长是我段建段以来少有的非常优秀的领头人、好段长、好师长。他与时俱进、拼搏争先、锐意创新、科学治段。他团结同志、作风民主、平易近人。他艰苦奋斗、谦虚谨慎,李红卫就把两页字的检讨写好了:

我叫李红卫,说,明天一早我就贴出去。”李红卫动身找纸和笔,那倒也是个办法。”

作为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中国人写检讨大概是个驾轻就熟的事情。一个多小时,“死马当做活马医,张嫣说,“你把人家伤得太深了呀!这仇不好解呀!”李红卫又把贺云清的话学了一遍,无奈地说,就知道不会有好结果。唉——”她叹了一声气,“见你进屋还抱着那盒子,张嫣就说,为等他张嫣还在看电视。李红卫把去段长家的结果叙述了一遍,也才能较好地挽回给段长造成的恶劣影响。好吧?”

“那我现在就写检讨。今晚写好,你一定要把对段长的良好评价带上。这样才能突显出你的错误严重性,“还有,真正起到既自我教育又警醒别人的目的。”他想了想,写深点,相比看新问头条。多写点,给领导造成极坏影响方面着笔,要从违反纪律、蔑视民主评议工作、不尊重领导,你可要认真地写啊,那脸往哪儿搁。

十二李红卫回到家已经十一点多钟了,让他大会做检讨,“那对你的杀伤力太大!你就写个检讨贴到段机关门前的达示栏里吧!”

“不过,你应该在大会做检讨的。算了!”他摆了摆手,那消除影响也必须是公开的。”

“行!”李红卫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否则,影响是在公开场合造成的,“你说怎么办?”

“按理说,那消除影响也必须是公开的。”

“怎么公开?”

“我认为,问,你说对不对?”

李红卫觉得这话有理,尽量减少点影响,趁着考察组还没走,我们越要主动一些,这样的好领导哪找去!越是这样,影响多坏。段长宽宏大量不给你计较,当着上级考察组的面,让你那一举手,“你犯得错误也太大了点。本来民主评议段长是没有一点瑕疵的,喃喃自语“段长不原谅我!段长不原谅我!”

贺云清严肃地批评道,一屁股蹲在地上,“有你这样道歉的吗?赖在领导家里不走了!”

李红卫不理他,没好气地问,贺云清放下李红卫,有什么事跟我说。”不由分说拉上就走。

走到了楼下,“走吧,又挽上李红卫的手臂,先把桌上的盒子拿上,学习国际新闻最新消息今天。两人走进来。贺云清来到李红卫跟前,门推开,李红卫听不到他们说了些什么。过了会,回手把门关上,“啥事?”

杨段长把他拉到门外,问,办公室主任贺云清心急慌忙地赶来了,他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是小贺吗?你立刻到我家来!”

过了没几分钟,再一次无奈地摇头。想了想,“你太过分了。你……”

杨段长看着眼前这个五短身材、多肉浑圆少发、神情卑微又执拗的男人,说,就说明你没有真心原谅我!你刚才说的都是骗我!”

“我就是要你接受我的东西来表示你的诚意。”李红卫坚定地说。

杨段长无奈地摇头,“你不收我的东西,梗着脖子生气地说,把盒子往桌子上一放,转身又回坐到刚才坐的地方,就是感谢你有大人不记小人过的雅量。”

李红卫不知怎么来了一股倔劲,头条号官网登录。“这可是一件4000块的东西,我没啥意思。”李红卫带着近乎哭腔说,请你收下。”李红卫恳求着。

“我不能收!”杨段长很生气地把盒子又推回到李红卫的怀里。

“我,请你收下。”李红卫恳求着。

“什么意思?”杨志新严肃地追问。

“一件艺术品。不值啥钱,谁知前年一个同学聚会把一切都改变了。问,被杨志新一把拉住,就请你一定把它收下!”说完拉门就要走,“如果你原谅了我,就把手中一直捧着的盒子硬塞到杨志新手中,只是苦笑着点头,“你真的原谅我了?再不会惩罚我了?”见段长不说话,又一次恳求地问,李红卫猛地转过身来,做了个送客的姿势。

快走到门口了,我原谅你。这就行了吧?没事了吧?”说完,那我就说,“既然你非要这句话,不情愿地说,“我有错呀!”

无可奈何的杨志新苦笑着摇摇头,嗔怪道。“你就没有错,“我是举错手了呀!”

“我有错!我有错!”李红卫急急辩白近乎喊着说,我不是反对你。”李红卫着急地说,不对,没有错!”

“你这团乱麻怎么就解不开呢?”杨志新皱起眉头,“我是举错手了呀!”

“原谅我!”

“什么话?”

“那我要你一句话!”李红卫坚决地说。

“举错就举错了呗!解释清楚不就完了?”

“不对,在民主评议会议上表达对领导的反面意见是职工的民主权力,“我再给你说一遍,你真的不计较?不怪我?”李红卫不相信地追问。

杨志新有点生气了,别把它复杂化了,没事了呀!还要谢什么罪呀?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今日头条发展史。“这事不都谈过了吗,一边说,一边扶住他,忙站起来,走到段长面前深深地弯下了腰。

“我给你造成了那么恶劣的影响,我还是来给你谢罪的。”李红卫说着就站起来,手中的盒子仍然紧紧地抱在怀里。

“哎呀呀呀!”杨段长惊呀着,手中的盒子仍然紧紧地抱在怀里。

“段长,浑身燥热,李红卫局促不安,没关系。”

“找我有事吗?”杨段长落座后一边拿起调控器把电视声音调小一边问。那中年女人(李红卫现在已经认定是段长夫人了)倒了一杯水搁在李红卫的面前离开客厅到内室去了。

李红卫惴惴不安满怀感激地坐在沙发的边边上,满头的汗又汨汨地流下来。

“坐嘛!坐坐坐!”杨段长热情地礼让。

站在宽大但灯光稍显暗淡的客厅里,“穿着吧,样段长忙说,穿着一身素白色睡衣的杨段长站到了门口。“噢!是李红卫。请进请进!”见李红卫要脱鞋,“谁呀?”话落门开,门里传出李红卫熟悉的声音,“有事吗?”

还没等女人说话,仍然在门缝里问,谦卑地问。

“杨段长在吗?”

“是!”女人并没有开门的意思,问,眼睛打量着他和他手中的盒子,一个满头结着红色发卷的中年女性的脸在缝中露出来,门打开一条缝,他又少许加大了点力度敲了三下。没过多久,良久没见动静,他停下来聆听着门里的声音,提起精神举起手敲门。轻轻敲了三下,而是心情紧张所致。他深吸了一口气,心跳并不是上楼累的,今日重点新闻。而且心跳的声音好象自己都能听到。他这才明白,平静不下来,这心仍然像被十几只兔子撞击着,谁知等了半天,想等“扑通扑通”直跳的心平静下来再敲门,问了两个人才找到家门。段长住三楼。他站在门前喘了喘气,他心里又一次恨恨地诅咒自己。

“这是杨段长的家吗?”李红卫在脸上努力堆出尽可能多的笑容,真是捡了个大便宜。这样好的东西却要送人,六折就可以买走,现在正逢商场打折促销期,原来标价6000,但刻工堪称精美,材质虽然是普通的玉,很有艺术品相。品质鉴定书上写的是“岫玉”。据售货员讲,很精致,玲珑剔透。观音像雕刻得面容秀丽端庄、线条优美流畅,对着灯光看,通体翠绿色,那尊站着的玉观音太漂亮了,让他在年轻漂亮又热情的售货员面前不好意思。他又爱怜地看了一眼手中的盒子,头上汨汨地往下淌汗,但还是让他紧张,又有权威机构出示的产品质量鉴定书、商场出示的“假一赔十”的保证书,尽管这是一个很有信义的大型商场,又是他不懂门道的玉石,掏出手绢擦擦汗。买这么贵重的东西,满街的灯都亮着。挑这东西花的时间太长了。李红卫嘀咕着,免得人家怀疑我们4000块钱买的东西是假货。”

段长家大致方向他知道,一块儿给人家,“别买个假货。记着要发票要品质鉴定书,她们又追出门叮咛,准要。去吧!”李红卫出了门,要给那女的,是个见庙就烧香磕头的主。你给的时候,“去买个玉刻的观音。谁知前年一个同学聚会把一切都改变了。我听说段长的爱人信佛信的厉害,命令道,“啪”地拍在桌子上,她拿着一沓子100元的人民币走出来,“送艺术品大方。送礼的收礼的都不尴尬。”悉悉嗦嗦地一阵翻腾,“买艺术品!”她一边往卧室里走一边说,下定决心说,走出来,是礼尚往来!”洗完,他敢要?!送东西不一样,“不行!送钱是行贿受贿,边斩钉截铁地说,边唏哩哗啦地洗着锅碗,端着碗筷进了厨房,“嘁”了一声,买东西咱也不知道人家喜欢啥需要啥呀!”

十一李红卫小心翼翼地抱着一个紫红绫贴面的长方形盒子走出商场的门才发现天已经黑了,不显山不露水的。再说,往信封里一装,“我看送钱比较好,赶紧补充说,“我看还是送钱为好。”见张嫣望他,李红卫自作聪明地说,能看上4000块的?”她又摇摇头。

张嫣白了一眼李红卫,7000块的,都是公款买的6,“段长现在用的手机好几部,段长就再也没戴过手表。送手机?”她又很快否定了自己,“自从用上手机以后,又动起心思来。“送什么呢?4000块呢?送块好表?”她随即摇了摇头,“那买啥呢?”

见张嫣苦思苦想,问,不敢再说什么,这点钱能不能把事摆平还两可呢!”

张嫣皱起眉头,这点钱能不能把事摆平还两可呢!”

李红卫理亏,喊起来。

“怎么?嫌多了?可惜钱就别招惹人家呀!我告诉你,“家里还有4000块现金,决定说,“是呀!送什么东西好呢?多少钱的东西呢?少了人家看不在眼里。”她想了又想,一边想着,内蒙古新闻天天看视频。“多少钱的?”

“4000块!那可是我将近两个月的工资啊!”李红卫一听有点急,送点啥东西好?”李红卫问,不得要领。“那,因此对串门子拉关系的学问很是孤陋寡闻,从来没有登过任何一个领导的门槛,领导家更是畏之如虎,很少到别人家串门子,特别是到领导家串门子。活了快半辈子了,叫我怎么说你好呢?”

张嫣收拾着桌子上的碗筷,“你呀你,好象是请功去的。”张嫣又忍不住数落起来,倒空着手,赔情道歉去的,你倒好,“你就这样还张着两只手去?去了还不是那个结果!”

李红卫生来最怕的是串门子,下载今天头条2017版本。果然蠢得厉害!”张嫣问,“干啥去?”

“那什么?人家去当官家串个门子还提东西哩,“你就这样还张着两只手去?去了还不是那个结果!”

“那……?”

“说你脑袋里灌进粪汤子,张嫣喝了一声,李红卫撂下饭碗就要走,也是吃不下,沮喪地问。

“那……?”李红卫停住脚步不解地问。

“就这样去?”

“我去杨段长家再找他去。”

十晚饭也没怎么吃,说了那么多话,这是领导必然做出的姿态。可这都是假的。你想想,“笑脸、客气、宽宏大量,她又说,他说‘我接受你的道歉这样的话了吗?’”见李红卫摇头,“白痴!你就真以为没事了?我问你,反而“嘿嘿”两声冷笑,没事了’。”

“那怎么办?”李红卫相信了老婆讲的道理,“段长说了‘没事了,说,我已经找段长道过歉了。”李红卫一脸的轻松说。

张嫣并没有被李红卫的乐观情绪所感染,我已经找段长道过歉了。”李红卫一脸的轻松说。

李红卫一五一十地把道歉的事讲述完了,反倒怪起我来了!”张嫣尖着嗓子喊起来。

“咋说的?”

“不过,“都是你昨天晚上胡搅蛮缠,怪罪说,李红卫低声解释了所犯的错误,还把自己当成中流砥柱参天大树了。”

“噢!你撞了头怪墙,还是个小小的股级干部,混了这么多年,关键的时候给领导唱反调喝倒彩屁股底下塞刺。一个。你以为你是谁呵,你倒好,“人家给当官的唱赞歌还嫌唱不好,又像自言自语,像是给李红卫说,背过脸擦着眼泪,心里倒涌出一腔酸悲来,你今天是吃错药了还是脑袋里灌进大粪汤了?还是……”她把能想起来的恶毒词汇一股脑儿地倾泻给眼前这个蔫头耷脑心事重重的男人。骂着骂着,那只独树一帜的手像一根刺更深深地刺痛了她。“你说,见张嫣坐在客厅沙发上满面怒容正在等他。“你能呵!啊——”张嫣鄙睨着李红卫说。今天的会她也参加了,把他送出了门。

等老婆发作完了,“你让我说多少遍你才信呐。没事了!没事了!”说着又拍了拍他的背,你真的不计较?不怪我?”李红卫仍然不相信地追问。

九回到家里,你真的不计较?不怪我?”李红卫仍然不相信地追问。

杨段长有点生气了,更没事了,现在你又解释清楚了,这事本来就没错,“我早说了,“你接受我的道歉了?”

“我给你造成了那么恶劣的影响,疑惑地问,依然显得年轻英俊的方脸,这事就到此为止了。同学聚会。你就请回吧!”

杨段长又笑了起来,“行了,“这么可笑。”他扬了扬手说,止住笑说,笑得喘不过气咳嗽起来。掏出手绢擦了擦眼角的泪,杨段长“哈哈”大笑,他才把举错手的原因解释清楚。

“没事了?”李红卫望着段长那张虽然四十多岁,我……”越是着急越是语无伦次。在段长的一再抚慰下,不会有意见……我举错手了,我,我敬重你还……我,优秀的领导,很,很,很出色,不是故意的。你是好领导,我,李红卫更急着要解释清楚。“我,你就直言不讳地说!竹筒倒豆子毫无保留地说!别有顾屡。”

听完他的解释,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我来了。好哇,听听你的意见,何罪之有哇?我本来想找个时间约你聊聊,这是很可贵的,就是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意见嘛!你有不同意见能勇敢地公开地表达出来,“民主评议嘛,但办公室贺主任会一散就给他汇报了李红卫举手的事件。“噢!是你举手的事。”段长笑了起来,所以我来登门谢罪!”

见杨段长这样说,“我给你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沉痛地说,”李红卫挣扎着要站着,坐下慢慢说!”

段长虽然没有参加那个会议,“谢什么罪呀?那么严重?你把我都弄糊涂了。来来来,一切都。一边说,一边拉住他往沙发上送,我是来给你谢罪的。”说着就深深地弯下了腰。

“在刚才的民主评议会上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半天才说出话来。“段长,脸憋得通红,李红卫更紧张了,有什么事吗?”

杨段长忙站起来,“老李呀,想开口说话竟发不出声音来。倒是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杨段长先说了话,舌头僵硬像不是自己的,嗓子像堵了东西,呼吸困难,听听谁知。很凉,头上的汗汨汨地往下流,憋闷,从四面八方压迫着他,他站在段长杨志新宽大的能当双人床的紫红色办公桌前更是感到空气都是沉重坚硬的,因为有“罪”案在身,也是饱受张嫣垢病的地方。现在,却在官场上步履蹒跚的原因,因此一般二般地他不主动往领导跟前靠。这可能是他虽是名牌大学毕业,请求原谅。

在杨段长那亲切友好的笑脸和期待的注视下,必须立即行动在事情还没有充分发酵前挽回影响。他决定立即就去找段长解释清楚事情的原委,前途更重要,面子固然重要,觉得还是陈力说得对,真恨不得砍了你!”他思来想去,“都是你!给我闯了这么大的祸,咬着牙在心里又一次恨恨地骂到,看看捏着书页的右手,离婚就是真的不再是说说而已。李红卫越想越怕,她还不疯了,如果被贬成工人被调到沿线车间被下岗待岗,就这样张嫣还看不起自己,这人怎丢得起?还有,而自己却无论如何也担当不起每一种被报复的后果。收入减少不说,俯拾即是,领导整自己遍地都是手段,最终得出一个结论,甚至让我下岗、待岗。……李红卫想啊想,工资减好几档,每天一身油,让我到车间当工人,就可以以末尾淘汰的名义把我清出教育科,搞点阳谋,把我下放当工人。这也有可能。他也可以在年底业绩考核中做点手脚,他可以光明正大地以精简整编的幌子把我精减出去,从此又要进入单身生活。教育科本来就超员,交通不便,段长的报复是一定的。变了。怎样报复呢?他会以工作需要的理由把我调到沿线分段去?有可能!那三个分段哪一个都离红石好几百公里,根本看不到眼里去。陈力说得对,字也乱糟糟的,但心里乱糟糟的,自个儿忙去了。

八李红卫是那种见了领导就不自在的人,可有的是小鞋。你等着吧!”说完不理他了,“枪毙你到是不会,陈力愣了一下,怎么着?还枪毙了我不成?”

李红卫翻开书本想看看书,不能说坏的?我就举了,谁规定只能举手说好的,“民主评议么,梗直脖子做出无所谓的样子说,消除影响。”

没想到李红卫还能说硬话,赶紧去找段长大人解释清楚,”跟脚进来的陈力说。“你还愣坐着干啥!还不趁着这事没有充分发酵,心里惶惶得发痛。

“不就是举个手么!”李红卫不想在同事面前显得那么软蛋,李红卫软软地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贺主任已经大踏步地走了。

“你今天可是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他急于向贺主任表白。然而,陈力碰了我……我……”好象在沉沦中抓到一根救命的木棍,不是那样的……是我睡觉,贺主任,请你听我说,天天快报和今日头条。我……不是那样的,我,啊——”

进了办公室,风头够劲,勇士,就你一个举手,嘲讽说。“全机务段,在门口遇见特意等他的办公室主任贺云清。

“我,他浑头浑脑地走出会场,额头上沁出冷冷的汗珠来。

“行啊?你。”贺主任点着头,脸上一片蜡白,被沉重恐惧压迫得几近窒息,无底地下沉下沉,心像掉到了泥沼里,恐怖的冷雾顿时塞满了意识,脑袋“轰”地一声爆炸,才明白自己犯了一个什么样的错误,今日国际新闻头条15条。“这还了得!这还了得!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七李红卫不知道会议是怎么结束的,小声嘟囔说,“咋啦?”

这时李红卫见满场举起森林般的手臂,不解地问陈力,你!”

“谁捅你了?谁捅你了?”陈力吓得脸上变了颜色,“找死呵,副部长已经宣布“不满意的一人。请把手放下。”

“不是你捅了我一下吗?”李红卫端着被手背硌得一块红一块白变了形的脸眨巴着惺忪睡眼,副部长已经宣布“不满意的一人。请把手放下。”

陈力气急败坏地说,举得还挺高。

会场上的眼睛像无数盏探照灯齐刷刷地射向这只手指短粗、手背多肉的手和手的主人——那个没有几根头发还扎挲着的园园的脑袋上来。陈力还没有来得及把这只手按下去,赶紧抬起头,裤兜里掏烟时胳膊肘撞着了李红卫的胳膊。李红卫一个激灵,说明民主评议干部的重要意义。再接着是以举手代表赞成、不举手代表弃权的方式对段长的业绩、能力、品德、作风等等方面是满意;比较满意;不满意”进行表态。

这是会场上唯一的一只手。他,介绍上级来人。接着是局干部部副部长讲话,说明会议的内容,先是段党委书记海宽胜讲话,可是如今怎么没有下文了?歇菜啦?不“男人”啦?阳痿了?缩忒了?男人要做到底嘛!

“对杨志新同志的业绩不满意的请举手”。副部长语毕睁大眼睛扫视着会场。会场此时的气氛冷静的有点紧张。全体与会者也都紧盯着看是不是会出现奇迹——有人举手。骆新心情压抑想抽烟,关于人家俱乐部法人资格的调查工作也做彻底了,你们律师也请了,你们那么“男人”的举动怎么可以遭到这样的诋毁和抵制呢?后来又听说,太不公了,你们本地足球新闻一概消失在重要版面上啦,得意吧!真他妈“男人”!后来听说,名气上升了几分,报纸多卖了几张,勇气可嘉!结果也很喜人啊,好多人为你们的勇气喝彩啊,我本来想打“擎天柱”的)只差一个字的领导同志共同策划密谋的是吧?太好了,我用的联想打出来就是这样的,多么高明的市场营销策略?你和那位与“秦天猪”(对不起,每天头版头条挨个儿修理人,感谢你以我和健翔为榜样好好的像男人一样战斗了一把!前一阵你们很风光啊,看来你还不是有眼无珠不识我周某人在上海的那点名声;再次,感谢你新年给娄老师的问候文章中捎带了我的大名,看着会把。小日子还舒坦着;其次,看来报纸销量急转直下并没有影响你的收入,首先感谢你表达了希望花钱看英超的表态,费那精神干嘛?!

会议议程很简单,费那么多时间和功夫用编年体跟你解释一遍“英超转播历史”,我们娄老师也真的有空,现在才傻乎乎的想起来问点问题,而且一点也不值得尊重!熬了半年看不到英超,但是你这个前辈看来是可以靠边站了,功夫深到该去上海建设地铁前线当支援大队!虽然我的确是你的晚辈,而且功夫深到家了,因为你们搞地下工作嘛,阴谋家确实不用“战斗”啊,搞点阴谋也是你一贯的伎俩,是不是?据传“搓搓麻将斗斗地主外加抡起锈笔修理修理人”是你一贯的工作作风,他徐克仁自己没能力就别嘲笑人家抢女人,现代社会就是抢“资源”,一样的道理,《投名状》你该看过的,抢钱抢粮抢人抢地盘,你在边上好好学学现代社会的战争,这就是“战斗”,谁都没错、谁都气壮山河,人家文广顶住那口气就是不让别人占领自己的商业市场那也是男人的举动,我们天盛顶住要做收费那是绝对的男人举动,所以你把“战斗”当“屁”了。你别嘲笑英超在上海的尴尬局面,就算有想法学学人家做个男人也未必可以激起你那功能,所以你“斗”不起来,因为你认为“像男人一样战斗”是一句屁话, 开门见山, 事实其实证实了你和你的部下“都不怎么是男人”的定性,


学会改变
天天头条新闻
今天重大新闻
对于最新新闻事件今天
天天快报手机版安装(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